1号庄

疫情期间早幼教机构如何处理收费、退费等问题

2020-12-22 21:32    作者:1号庄

  作为园方的我们特别被动,再加上现金流非常紧张,遇到会员退费情况,我们到底怎么办?能不能不退?

  如果说不退,就是能不能少退?能不能不退?在这个情况下有怎么样的一种法律保护呢?

  为此,在3月5日抖音直播,齐总邀请了资深律师文多多女士做客直播间,她拥有13年职场律师执业经验,是四川早期教育行业协会首席法律顾问,四川省内多家教育机构常年法律顾问。

  其实,很多人还想咨询一些问题,比如说现在员工的工资到底要怎么发?怎么样在不违反这种劳动法的基础上有很好的一些解决?

  疫情发生了,我们要不要给会员退费,退多少?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怎么样去弄?其他的地方有没有相同的案例?

  本次对话的主题“疫情期间延迟开学,如何处理学前教育机构的费用”,将从幼儿园、托育机构、早教培训机构三个层面,结合现有的政策法律规定,探讨因“受疫情影响,学前教育机构收费金额是否应当减少”,“已经预收本学期费用的学前教育机构是否应当向家长退费,退费的标准如何确定”等问题。

  现在,已经有家长向园方提出退费,我们应该如何处理?怎么做到不退费或者说少退费,退一部分费用?请文多多律师站在法律的角度上,跟我们分享一下。

  受疫情的影响,学前教育机构到底应该怎么来处理费用问题,我相信这是无数经营者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我相信在很早之前,早在延期开学的通知才发出来的二月初,无数的幼儿园、培训机构以及托育机构经营者,虽然嘴里没说,但早就已经开始在心里面琢磨这个问题。所以,感谢齐总给的这个机会,今天,我们就来试着说一下。

  我把机构分成了三类,第1类是幼儿园,第2类是托育机构,第三类是早教培训机构。

  因为这三类机构的收费在法律上所对应的类别不一样,因此处理方式可能有些不一样。

  关于幼儿园的收费问题,我曾经在“西部民教工作室”公众号上写过一篇文章,我直接表达明自己的观点:在幼儿园开学时间尚未确定的情况下,我们来讨论费用的收取和退费问题,我觉得时间稍微早了一点。建议大家再耐心一点,等待政府出台相关的政策文件,再来做一个相应的决策。

  目前,关于幼儿园的收费应该怎么处理,国家层面还没有统一的说法,但是其实有一些地方政府已经给出了表态,可提供大家做一个参考。

  和上海市规定类似的,还有山东烟台市。在2月16号,烟台市教育局在官网公开回复市民的提问并表态:对于本次因为疫情防控而延迟开学的幼儿园,各类幼儿园一律不得收取开学前的保教费用和其他费用。

  在这段时间,我们团队也对全国各地幼儿园费用有关政策进行了收集和梳理,像上海和烟台这样的,应该是目前很多地方主流的处理方式。

  延期开园的费用损失本质上就是幼儿园自行在承担,这对公立幼儿园来说还好,因为公立幼儿园有政府财政兜底;但对诸多民办幼儿园来说,可能就有点儿伤。因为虽然延期开园期间,小朋友没有到园,但幼儿园包括人员工资、场地租金在内的成本支出并不因此而减少,甚至因为防疫而出现的物资采购、卫生消防手段升级等导致成本的增加。这个,就需要依靠政府的扶持政策来对民办幼儿园进行补偿。

  至少目前,山东省青岛市针对这个问题,给出的意见是:公办幼儿园、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和其他非营利性民办幼儿园按停园的实际天数退费;营利性民办幼儿园按照和家长签订的协议约定退费。

  也就是说,青岛市将幼儿园按性质进行了区分,没有一刀切要求所有幼儿园统统执行一种费用处理标准,而是单独将营利性民办幼儿园圈了出来,赋予了营利性民办幼儿园就收费问题自主与家长进行协商处理的权利。

  老实说,对于青岛市的做法,我是很欣赏的,也符合营利性民办幼儿园作为市场经营主体,与家长之间建立的是平等合同关系,面对疫情这个不可抗力,对于损失协商公担这么一个法律精神。

  所以,至少从目前来看,幼儿园在没有开学之前不能收取费用,应该是比较主流的一种态度。关于幼儿园最后再次给大家打一个总结:在幼儿园的开学时间尚未确定的情况下,现在来说幼儿园的收费该不该减少,或者预收的费用该不该退,为时尚早。

  虽然部分地方针对这个问题已经有了规定和意见,但不排除在开学时间确定以后,这些地区现有调整或变化的可能。因此建议大家再耐心一点,等待看看开学时间确定以后,是否会有相关政策文件出台,再来决策这个问题。这个回答,用来给家长解释也是完全说得过去的。

  刚才文律师说到青岛市政府政策是规定营利性民办幼儿园按照和家长签订的协议约定退费。

  我提问一下:比如我们日常签订的协议会约定:如果发生关于地震等自然灾害,就是出现不可控因素,幼儿园是可以不退费的。那此次疫情是否属于不可控因素呢?

  我理解齐总所表达的意思。在法律语境下,齐总所说的情形,准确的说是不可抗力。目前国家已经有明确的说法,因此次疫情不能履行合同的当事人来说,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

  但是构成不可抗力情形后是否就完全免除幼儿园责任,还是应当根据合同的约定。此次疫情不仅影响幼儿园,家长也有损失,可能大多数幼儿园还是,即使合同约定因不可抗力,幼儿园免责,还是会与家长协商,共克时艰,双方共同分担成本。

  青岛政府赋予园方与家长进行协商的可能性,但是现在部分地方政府(比如上海市,山东烟台)政策主流倾向于不收费。期望未来政府政策会考虑幼儿园的不同性质,进行区别对待,这样不管是法律层面还是实际上会比较合理。

  针对托育机构的收费受疫情影响该如何处理,目前全国和地方,我们暂时都还没有找到与之有关的规定。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感觉最终对于托育机构的费用处理,政策规定很有可能会和幼儿园保持一致,也就是说,规定明确在没有获准开园之前,托育机构不能收取费用的可能性很大。

  但托育和幼儿园不一样的是,目前,我们国家的托育机构应该全部都是民办营利性的托育机构(或者绝大部分,目前有没有公立的托育机构或者民办非营利性的托育机构,我还没有去仔细的调查,至少我目前看到的全部都是民办营利性的托育机构,少量接受国家扶持但与民办普惠幼儿园相比,扶持力度还是不能相提并论)。而幼儿园,按照国家的要求,公办和民办普惠性的幼儿园要占到80%。也就是说,有80%的幼儿园接受政府财政出资或支持,只有20%是完全市场调节自负盈亏;而目前托育机构,却有可能100%是在自负盈亏。因此,如果最后果真是要求托育和幼儿园一样,没有开园就不能收费,个人觉得对于托育机构来说有点儿太严苛。

  所以,如果让我来表态,我应该更倾向于赋予了营利性托育机构就收费问题自主与家长进行协商处理的权利。说到这儿,不得不又表达一下我对于青岛市政府在处理这个问题上,做法的欣赏,不知道青岛政府能否后面继续坚持这个态度。

  总结,我个人对于托育机构在处理这个问题时的建议,与幼儿园相同:开学时间没定之前,谈退费为时尚早,密切关注政策,待政策较为清晰后再来决策比较合适。

  有一个网友问了一个问题:现在有些托育机构,早教机构租了房屋,但是房东不同意减免租金,现在退租可以退押金吗?

  就是现在没有达到租期,一般来说房东是可以不退押金,但是现在因不可抗力,可以要求房东退押金吗?

  这个问题不只是我们学前教育行业,涉及到整个商业租赁。国家提出的减免租金政策,是指利用国有资产进行租赁的,简单的说,比如国企出租的房屋,可以进行租金的减免,但是对于租赁双方都是民企的,国家不可能强制要求减免租金。

  所以,关于是否减租或者退还押金,应当根据托育机构与房东的合同约定,如果没有约定,只能由双方协商。所以,这次疫情,提醒大家,建议大家以后签订合同,比如这种长期租赁合同还是请专业的律师把把关。

  和托育机构一样,针对早教机构的收费该如何处理,目前全国和地方,依然是没有看到与之有关的明确规定。但是,从目前已有的一些地方性文件来看,其实已经能够看出端倪。

  比如《四川省教育厅关于进一步做好疫情防控期间校外培训机构管理工作的通知》里面,提到“所有校外培训机构在省内普通中小学、幼儿园开学以前,不得开展任何形式的线下培训,不得举办任何形式的聚集性活动,并向学生家长做好解释说明,全力满足学生、家长的退费、改期等合理诉求。”

  《天津市教育局两委关于进一步加强民办培训机构疫情防控工作的通告》里面,说到了”民办教育培训机构严谨从事一切线下服务活动,包括咨询、退费、转课、另缺材料等所有工作业务一律在线上办理。”

  举例的这两个地方性管理文件虽然没有直接说教培机构的费用问题,但却都是在讲不允许开展线下活动时有提到。按照这个意思我给大家翻译一下,也就是说:对于教培机构收取的费用,无论是退还、还是转课、还是改期、或者线下费用转为线上费用……都是合理的,关键是要满足家长的合理诉求。而怎么判断家长的合理诉求有没有得到满足,那就是看教育培训机构能否通过协商和家长达成一致。

  所以,对于教育培训机构,我们认为国家也好,地方政府也好,在之后应该都不会针对费用怎么处理一刀切的给出规定,而是就是像这样,给出一些处理方式的提示,但最终选择什么样的方式,交给机构和家长通过协商的方式解决。因此,这就需要教育培训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有预见性的开始制定一些费用处理方式,只要家长能够接受并和机构达成一致,就都是合理的。

  在这里我也给出一点儿个人建议:培训机构在制定费用处理方案时,最好多设计几种,让家长在ABCD中去做选择;而不要只给单一的一种方案,把家长引导向去YES OR NO中间作答。争取用多种方式,去最大限度的争取将资金留在机构内,保有目前的现金流。毕竟在现在这个非常时期,现金流就是王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号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