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庄

独家首发丨好传动画再发5部新作PV!我们打探了

2021-04-09 10:23    作者:1号庄

  PV坚实的质量,令不少粉丝欢呼雀跃,而业内的朋友其实更是为之兴奋不已——据好传动画的CEO

  《朔风.破阵子》中,金币、大漠、守将、外敌、利剑、美人这些闪耀的元素快速闪现,利欲与正义的挣扎感呼之欲出,配合着紧张的弦乐,新鲜又刺激

  不过《朔风》还只是部PV,一般来说,接下来的剧情本应该是:官方沉寂三、五年攻坚动画新项目,粉丝含泪边催更边苦等

  但短短23天后,也就是今年7月26日,好传动画又拿出了一部7月新番成片——与六道无鱼工作室联合出品,林魂执导的动画番剧《雾山五行》。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应该都熟悉了:《雾山五行》第三集上线第二天,B站追番人数突破300万,经王思聪、彭昱畅等“自来水”安利,成功从圈内火到圈外,成为了7月新番中的「数据口碑双霸」。

  从《大理寺日志》的一鸣惊人,到《雾山五行》的梅开二度,再加上不断曝光的新作PV,今年真的可以说是好传这家动画公司的「丰收年」,而且硕果累累。

  用最简单的话来说,这种制度这反映在公司理念上,就是作品至上,公司会根据项目的特点进行集体决策,在公司内挑选最为合适的导演、资源。

  而反映在态度上,就是只要有好作品,不管是来自公司内、外,他们都会全力围绕作品,出财出力。为此,他们甚至还建立了自己的动画人培训学校——哥布林之家, 以充实其人才的储备,并且为业内公司不断尝试着输送合格的可用人员。

  很多动画公司是以导演为本位,围绕导演的需求来配备艺术家和资源,如左图; 而 好传动画是以纯制作人本位,如右图,「集合了作品和合适的艺术家之后,再来选择导演」,或者根据故事与导演来配置资源和扶持项目,包括但不限于与其他团体或个人进行合作

  具体而言,这一制度的特色,可以通过观察《大理寺日志》与《雾山五行》这两个项目的执行过程来体会:

  好传内部项目《大理寺日志》——为了还原出原作条漫的味道,他们 拉来了 原作者RC做编剧, 拉来 更懂原作“京津幽默”的天津人槐佳佳做导演,拉来更吃透原作与更符合原作气息的一批其他动画人一起反复磨片子;

  而来自外部的项目——与林魂导演的六道无鱼工作室的合作出品的《雾山五行》,好传动画密切牵线,投入资金,加入开发,做完《大理寺日志》后就马不停蹄接手《雾山五行》的调控,联合出品、包办宣发。

  也因此,好传动画可以在一边坚持打磨原创品牌的过程中,不断培养新导演;同时,也能够不断与外部工作室以及有潜力的新人导演顺利开展合作。

  而践行着这一制度的好传动画,正以开放的心态,欢迎更多有志完成高质量动画作品的创作者,来加入这条大船。

  在了解了好传的这一制度之后,相信接下来的惊喜内容,会让你有更加深刻的感受:

  今天,好传动画在学术趴将首发五部最新作动画的PV,而它们不仅都质量上乘、风格各异,好传在其创作过程中所承担的角色,也都有所不同。

  学术趴也对四位导演进行了独家专访,你也可以顺便了解到他们如何与好传动画一起创作出这些作品的。

  《伏藏·无界战争》:导演人狼 (狼烟动画工作室导演,代表作《功夫料理娘》)

  小趴:狼烟动画工作室是在何时开始与好传动画展开合作的?除了这个作品外已有哪些合作案例?

  狼烟:狼烟和好传是很早就开始熟悉和交流了。虽然之前也有一些想法上的来往,但正式的合作应该是从19年初左右的短片《白月儿》开始的。《白月儿》是狼烟动画第一部水墨风格动画作品尝试。之后还进行了Netflix的项目《Eden》的场景绘制方面的合作。

  小趴:原本以二维手绘见长的狼烟动画工作室,挑战三维动画短片制作的契机是什么?

  狼烟:我们虽然做了十多年二维动画,但其实一直以来我们认为技术手段只是一种表现形式,不需要拘泥于到底是二维还是三维。我们也希望能有机会尝试三维动画,了解更多三维动画的流程和操作方式。

  这次该短片本身是脱胎于一部三维动画电影的概念,由于种种原因没有继续往电影方向做下去,我们就希望把已经投入了很多精力的前期设计部分提炼出来,重新制作一个短片。

  大家在片中展现的是我们一直想做的“仙术朋克”世界的一角。做融合了东方仙术和武侠风格的战斗是我们一直以来想要表现的。

  小趴:这部短片的创作周期有多长?其创作成员与狼烟动画以往的二维动画短片创作成员有交叉吗?

  狼烟:正式开始短片设计和制作是从19年7月开始的。所有主创和设计人员都是狼烟二维短片的原班人马。

  小趴:本片两位主角的打斗场景,设置在了一个类似中西合璧式的工厂内部,在设计之初,团队是如何考量这一场景概念的?

  狼烟:如前所述,整个短片是“仙术朋克”世界的一角,受预算和时间限制,我们先选取了这个世界中的一个角落——一处废弃的厂房酒吧作为舞台。酒吧本身的设计就融合了西方酒吧 (如吧台,酒桶,唱片机等) 和中国设计元素 (如经幡,符咒,佛头等) 。另外场景中还有海报等细节设计元素都是体现了这一融合的主题。

  小趴:两位主角一个使用冷兵器,一个使用火枪,这在当初是怎样设计和思考的?

  狼烟:两位主角是东方驱魔人和西方术士的代表,虽然两派都是驱魔为目的,但是在武器选择上截然不同,一方以冷兵器和符咒为主,另一方则以热兵器和科技道具作为武器。这其实也是暗示着两派驱魔人不同的立场。

  狼烟:只要有合适的契机和项目,我们始终抱着开放的合作态度。也请大家期待狼烟动画与好传动画未来更加精彩的作品!

  小趴:在2017年创作、并与好传动画合作制作了动画毕设短片《识途》后,您加入了好传动画公司,那么是什么原因吸引了您加入好传动画?

  最关键的原因是我们拥有共同的对动画的执着吧。做《识途》的时候,好传正在做《大护法》。老板大牛和夜雨老哥一次又一次地来找我沟通,提出《识途》在制作上合作的想法。他们对动画的热情和执着,让我感觉到了那种找到同类的感觉。

  另一点是,我个人很喜欢二维动画,也很看重各种动画的可能性。充满热情且仍在坚持的二维公司很少,我想要加入这个正在成长的团队,一起坚持,一起努力,做出好的作品。

  小趴:在当时,《朔风.破阵子》这个动画项目在哪些方面吸引了您,并让您决心加入制作的呢?

  故事着眼于大唐西域,这个就很吸引人。第一次看《朔风》小说的时候,就被原作者豪迈的笔触和边塞风云大气磅礴的描写所震撼,更是感慨大唐的气魄。而在二维动画中挑战这样的题材也是很刺激很有吸引力的,我想一定可以做出厚重、浪漫、血性、让大家耳目一新的作品。

  除了对这个题材本身充满喜爱之外,结合我们所处的现实,我也在追寻一些问题的答案:大唐之璀璨,唐人之荣耀,那种包容和自信究竟从何而来?李天郎(故事主人公)能否驱散内心的迷茫,获得属于自己的自信和荣耀?我也想和他一起寻找答案。

  小趴:在实际项目推进过程中,好传动画公司给您留下了哪些印象最深刻的地方?

  《朔风.破阵子》的项目制作难度很高,每卡制作和修改的时间也长,对制作人来说是有挑战性的,但大家还是非常努力认真地做,能感受对于动画制作的那份执着。

  大理寺在重置第十二集的时候,我也有幸参与了中期。看着导演和制作人们不厌其烦地调整,反反复复打磨细节,感受颇深。这几年身边的小伙伴也是越来越多,制作质量也越来越好,从大理寺的这十二集就能看出来团队的进步有多大。整体提升的同时,还决定重置了前几集,虽然花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是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不停进步就是我们最大的优点!

  小趴:在好传内部工作的过程中,各个项目之间团队的关系是怎样的?例如是否会有团队成员的交叉?

  郑午:是多个项目并行的,同期并非只推进一个作品,各个项目穿插着制作的情况也比较常见,因此团队之间的联系也很紧密。我们有一个成熟和极具特色的制片管理体系,可以很好地统筹各个项目的档期,团队成员的交叉是一定有的。

  一般除了每个项目的核心制作人之外,相当一部分的制作人是机动的,会根据项目的具体情况做调度,以保证每个项目的进度,同时也保证制作人工作的饱和状态。

  郑午:《朔风.破阵子》电影预计需要2-3年的制作时间,为了早日和大家见面,我们卯着劲儿在做了!

  小趴:请问您是何时、怎样加入好传动画的?可以请您做一个简单的自我经历分享吗?

  一回:我是17年加入好传动画,当时在上海做一个电影的项目, 工作之余也会写一些故事画一下东西。期间和一个朋友一起尝试做了一个很稚嫩二三维结合的短片,上传到b站,有幸被大牛看到,之后联系到我,我们见面后一拍即合。

  我是14年毕业于四川大学动画专业。一开始我在四川的游戏公司做角色原画,但当时做了一段时间后,心里还是放不下动画,当时看到杭州有比较好的原创动画出现,然后就来到了杭州就进入到一家二维动画公司,做美术场景。之后在一家三维公司带过个人第一个长篇动画项目,但因为资金问题夭折。

  这段时间里也看到了二维动画和三维动画各自的优势和劣势,然后再结合自己的情况开始想尝试做一个二三维结合的动画短片,做完之后自己发布了一个短篇,好传动画的CEO尚游找到了我,于是有了后面的缘分,加入了好传。

  小趴:《大荒密语.玲珑山》PV不仅配色瑰丽,人设也非常独特,在如此美术风格下团队的考量是什么?

  一回:美术场景我们做了一些风格化的处理,片子整体上会有一个比较高的辨识度。希望能给观众一种新鲜体验。

  《大荒密语.玲珑山》一开始故事的定位就是一个诡异,猎奇,恐怖外衣下一个温暖治愈的奇幻故事,所以在前期准备中,搜集大量的素材,都是一些有趣的,看上去有些怪异,奇异的元素,从角色,场景,道具的设计都会服务于诡异猎奇甚至恐怖的气质。

  其次就是我也比较擅长,平时也会画一些奇奇怪怪的角色写一些天马行空故事,也是个人的兴趣所在。

  小趴:《大荒密语.玲珑山》将会是一部动画电影,还是动画番剧?正片将在何时与观众们见面?

  一回:《玲珑山》以什么形式呈现这要看好传动画这边的一个总体规划,我们也在紧锣密鼓的加紧着后续的制作并且已经制作出来很多可用部分,至于是番剧还是电影,还是两者兼有,先卖一个关子吧,计划将于明年与广大观众见面,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小趴:微尘定格动画工作室是在何时、怎样开始与好传动画展开合作的?二者在项目中,具体又是怎样进行协作的?

  柳迪: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感谢一下学术趴,正因为你们在2018年的时候免费为《风雨廊桥》的概念宣传片进行推广,才会有很多人关注到这部作品,也因此与好传动画的同仁在2018年认识,并且资助我们成立了“微尘设计工作室”,主攻定格动画方向,并且在2019年正式变为与好传动画平行管理的好传动画定格团队,2018当时就有做《灯笼刀》的计划,但《风雨廊桥》的前期筹备更为完整,于是就先合作了《廊桥》。

  合作过程中非常融洽的,好传会给我们画个“框”,只要不越界,就完全由着我的性子来,我们“微尘”更多的负责内容,而好传更多负责宣发和资金。包括现在的《灯笼刀》,都是这种模式。

  小趴:《灯笼刀》也是一个剑客为主角的故事,与《风雨廊桥》中的老剑客主角相比,您在设计二者时灵感和背景有何异同?

  柳迪:首先《灯笼刀》是一部漫改作品,在影视化之前就有了相对完整的漫画,有着庞大的世界观,众多非常动人的角色,故事主角的名字就叫“灯笼刀”。

  “灯笼刀”相较于“风雨廊桥”中的老侠客是完全不同的,他完全是一个杀人机器,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他只知道“灯亮杀人”,不管是非,但随着剧情推进,他情感羁绊越来越多,这就需要他做出改变,甚至是选择。

  小趴:我们注意到《灯笼刀》中魔物设定非常用心,声效和配音也很出彩,那么在您看来,《灯笼刀》的最大亮点以及制作的最大难点在哪些地方?

  柳迪:最大的难点莫过于如何将漫画作品,变成影视作品,这两者区别还是非常大的。

  原著者鬼七,他笔下众多的角色,每一个都特别的丰满,而且漫画的叙事相对比较自由,这就给影视化加大了难度:如何在保证漫画风格的前提下改编叙事。这成了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思考的问题,而且定格动画的时间成本投入会非常大,也是一种挑战。

  小趴:《灯笼刀》的正片将会于何时上线?未来微尘工作室与好传动画还会有其他动画项目合作的计划吗?

  柳迪:我们会争取让《灯笼刀》尽快与大家见面,应该不会太久。以后还会有其他的项目,同样是与好传动画一起。

  简介:《喵苏鲁侦探》 诞生于好传动画公司内部的好传摸鱼小组,是好传动画人内部自发制作的项目。动画公司作为年轻创作者聚集的地方,最不缺的就是热情和脑洞,好传内部一直以来都在员工内部鼓励自发创作。

  不知道是否有朋友记得,在5年前刷屏B站的”盗墓笔记同人动画”,这部就是出自好传摸鱼小组的短片作品。今年好传除了上面这几部大作外,具有克苏鲁和欧美卡通元素、味道独特的《喵苏鲁侦探》目前透露的信息并不多。

1号庄